惡夢

昨天晚上做惡夢,入睡時間是跟平日差不多的一點多。

但是Kirin應該是開始睡了就開始作惡夢,總仍能感覺時間的流逝。Kirin不會說故事,總之就是影像歷歷在目、超真實感覺的夢。夢中自己知道在作夢,夢中在掙扎是否要醒來。夢中有個很關鍵的簡訊,夢中知道那個簡訊只是夢。

之所以是惡夢,因為感受到害怕、緊張、焦慮…

三點半,記得很清楚是三點半。起身拿起手機,背光亮起,好亮…明知道夢中簡訊不可能會在這手機中看到,卻仍然選進收件夾,刪掉幾則不相干的簡訊。

有點熱,被子蓋太多…調整姿勢散熱,完畢,繼續睡覺。

這下可好,繼續夢。但不是續集…

夢境變成了以往的場景串聯,然後熟悉的夢景中上演不同夢的軸線…演啥?忘記了…倒是一邊夢一邊思考著為什麼會記得以往做過的夢的場景?甚至開始想起那夢景中之前上演的舊夢…

這一覺睡得超難受…導致該起床的時間沒能起得來,睡過頭很久,上班遲到。

惡夢 有 “ 2 則迴響 ”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