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很差的自我剖析

其實白天的天氣不錯,氣溫低雖然有陽光。

不過一整天都沒有出門,本來想了個藉口去市區,像幫桌機加個記憶體之類的瑣事,卻又想到桌機沒在做什麼事情而放棄,然後一天就這麼過去。

唯一完成的事情,也不過是將深色衣服與淺色衣服分開丟進洗衣機,各跑兩次一半水量的標準行程,曬衣服。

晚餐用的很早,吃完才六點。心想:「不成,還是得出門一下…」

拉開衣櫥,翻出很久沒穿過的七件牛仔褲,32 腰完全掛點。釦子硬扣是扣得上,更大部分是拉鏈完全拉不起來。

望著兩件近十年前在台中買的 Trussardi,印象深刻。除了兩件打五折共九千的昂貴價格外,還有當時稍微放長就很足夠的褲長。

然後我意識到兩件事情:

  1. 已開始步入新陳代謝緩慢的前中年期。我不想只有腰圍變胖肚子突出來的增重模式啊!(像極了青蛙…Orz)
  2. 無論如何這十年過去,總有些東西得放手。32 腰的褲子不是最後,卻提起記憶最多。

重複穿上、扣釦子、拉拉鏈與脫下等一連串累積失望時,腦海中的聲音一次次跟我說:「出門去買牛仔褲…」去哪裡買?我那有限的逛街購物經驗給我的答案是公館。於是,找出過大的 BLUE WAY(以前還要繫皮帶,現在只是有點鬆),穿上套頭毛衣,出門。

公館有賣 Levi’s 的店有好幾家,最近 08501 廣告挺大。找了一家進去,老闆拿了 34W, 34L 給我試穿,差理想長度半吋。28W~34W 都是 34L,呃!?

記得最喜歡的一件是 516,31W, 36L。老闆說早就沒這種款,記得六七年前去公館逛街的時候服務員也這樣說。找了 505 與 605 給我試,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屁股與大腿處很多餘。奇特的是,都標 34L,605 就是多了那半吋。

只好放棄這家店,離開,隨處逛。走過羅斯福路、水源路與新生南路,手上卻沒提著預計裡頭會裝著牛仔褲的紙袋。然後我發現自己行走中注意到的不是服飾店裡頭的褲子(當初的念頭),而是擦身而過的行人們與熟悉卻已改變許多的街景。

例如「黑色羽毛衣,帽子邊緣帶毛款。好像很流行,許多人穿。」「宜蘭蔥餅排的人龍還真長啊!」這類邊走邊想著的想法。

經過懷恩堂,看到熟悉的亞聯客運站牌,上頭寫著「台北-龍潭-新竹」。馬的,來公館真是個錯誤的決定,尤其是一個人。

離開前,我在新月台外頭喝著星巴克的大杯熱巧克力,抽一根煙,想著這晚逛街的花費會是多少?

熱巧克力一百二十五,停車費用七十塊,共一百九十五元。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