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人節早晨,醒來

四月一日愚人節,陽光可真是猛烈的星期日,氣溫足足有三十二度!早晨很早就醒來,令牙齒作痛的松鼠圈圈才兩條,卻讓我睡不好;然後繼續睡我的覺。

回鍋覺時做了個夢,或許是好多好多個,但這卻是最後一個。場景在路上,一邊是低矮的圍牆,我正望向前方走著。眼角底印上了熟悉的身影,坐在圍牆上。我不以為意,繼續走著。

經過你前方,你出聲對我喊了個名字,我怔了一下,轉頭看者你。你跳下圍牆來到我身邊…開始說話。應該是很嚴肅的事情,我卻故意以輕鬆的態度回答著,也看不出來你的緊張,或許笑著打著鬧著才是正確的態度。

現實中的我看著這景象卻開始悲傷,就這麼帶著悲傷醒來;本想就這麼閉著眼睛哭著啜泣著,反正也很久沒有悲傷留眼淚,就在醒來之前大哭特哭一場。

至於為何沒有選擇如此做,或許就是沒有如此做我才寫下這一篇文吧!?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