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記乙則

週末狂開六百多公里,回到家的時候腿會痠,都是選錯高速公路的關係。

星期六中午過後抵達台中,天氣很熱。畢業七年第二次參加同學會,這次來的人明顯比上次少,不過帶老婆女朋友小孩子的彌補了這點小小遺憾。

晚上到麻豆住 MOTEL,一千多塊滿乾淨。冷氣很強還有解碼的第四台可以看,跟小明學長兩個聊天吃宵夜就到凌晨三點。

早上八點的 morning call 很準時,九點離開的時候老闆娘很熱心問要不要用早餐啊?我想留著肚子等會而兒去高雄吃外婆煮的午餐。

這次沒有無預警出現在外婆家門口,前一天中午就有打電話報備。我想無預警的習慣應該是從大一寒假開始,那次騎著機車從東海宿舍到高雄。外婆煮的糯米雞超好吃,嗑了兩大碗,結果飯後的芭樂就吃不下去了。飯後把七月份去加拿大參加姐姐婚禮時的照片拿出來,給外婆以及表哥觀賞。然後祖孫兩人東聊西聊的,很喜歡這種談話的感覺。不時還有老鄰居拿水果來孝敬阿媽,人緣真好。

她說有天在路上散步啊,突然兩個騎機車的小朋友停下來。她心想是不是要問路的,便說:「賣悶哇路,哇某系賽路啦!」結果人家是要拍片,需要找個梳傳統包頭的婆婆,逛遍整個社區都沒有,正失意地打道回府時卻在路上看見阿媽。不過阿媽不想去,雖然人家會開車接送她,她閒麻煩,來家裡拍她更反對,這樣代表她先得花時間整理。老人是很愛面子的…

阿媽說,沒事打個電話給她,讓她聽聽聲音她就很開心了歐~不要叫她打電話給偶棉,因為手機號碼很長記不住。寫下來也沒用,阿媽不識字。要記得啊!

車車變得好髒,不知道有沒有時間把它牽去洗個澡。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