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是第幾次酒醉,生理無法承受如此量的酒精。
吐之前口水會大量分泌,然後胃裡的東西在下一次痙攣的時候一起出來。
胃裡東西夠的話嘔吐物便夠紮實,要不然就是液體不少…

不管是在路上走著走著吐,很識相的蹲在路旁水溝蓋旁吐,或者對著圍牆旁邊的花叢傾瀉…
意志仍然清醒,雖說著反應因著酒精的影響而減緩不少。
而我,仍然清醒。清醒地醉著…

清醒地醉著,想著找個洗手間洗個手。
清醒地醉著,打電話請人來載。
清醒地醉著,打電話確認每個人都回到家。
清醒地醉著,脫掉衣服沖澡沖掉一身酒氣。
清醒地醉著,換上乾淨的衣服躺上床。

路上熱鬧著人來人往,覺得有點冷…
沒有人在我身邊…我繼續跨大步走著,醉著。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