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是第幾次酒醉,生理無法承受如此量的酒精。
吐之前口水會大量分泌,然後胃裡的東西在下一次痙攣的時候一起出來。
胃裡東西夠的話嘔吐物便夠紮實,要不然就是液體不少…

不管是在路上走著走著吐,很識相的蹲在路旁水溝蓋旁吐,或者對著圍牆旁邊的花叢傾瀉…
意志仍然清醒,雖說著反應因著酒精的影響而減緩不少。
而我,仍然清醒。清醒地醉著…

清醒地醉著,想著找個洗手間洗個手。
清醒地醉著,打電話請人來載。
清醒地醉著,打電話確認每個人都回到家。
清醒地醉著,脫掉衣服沖澡沖掉一身酒氣。
清醒地醉著,換上乾淨的衣服躺上床。

路上熱鬧著人來人往,覺得有點冷…
沒有人在我身邊…我繼續跨大步走著,醉著。

不正確的記憶以及情人節

我總是認為我的記憶是不可以依靠的破碎片段, 其實事實
也常常證明這點. 原因跟個人體質有關之外, 還有就是身
處的環境, 以及對事物觀察的角度. 就拿台北, 我的故鄉
舉例, 我在這裡生活二十多年, 卻從來沒再同一個地方住
超過十年. 自私地認為十年才足以成就一個人對環境的認
同, 這是需要時間累積的. 即使待在某地區 (比十個街口
還要小的區塊) 中七八年, 途中也是經過三四次的搬遷.

於是, 我在情人節來臨前, 由於電視廣告不斷強調以及便
當店老闆娘每次見到我都會提到這個節日… 我開始回想
“我過去的情人節到底是怎麼過的?”
很認真的想了大約一個晚上, 想不起來…
拿起電話, 鼓起勇氣打給以前的情人, 問了這個自覺很尷
尬的問題, 妳, 記得嗎?

原來, 我們沒有特別過過任何節日啊~
當時的我們都是不會特別慶祝什麼節日的人… 也許現在
還是一樣吧~

幸好, 這次的記憶並沒有被遺忘或者不正確

再一次也好/江美琪

忽然發現自己 已經醒了 回到現在的時空 呼吸活著 又一個 平凡寂寞的長夜
沒有愛情的日子 過習慣了也就好 反而遇見了新感情 會害怕被打擾

經過愛情的人一定會知道 越想忘記的事越辦不到 回憶總在 黑夜裡發酵

陪你看過的書 走過的路 聽過的歌 闔眼就夢到 不停在這裡的愛情啊總是最美好 幸福它遠得太縹緲 所以我常渴望的想要

可以擁抱你 再一次也好 讓我吻你 再一次也好 我愛你 聽你再說一次也好 像每次爭執後的和好

當時我們多害怕彼此失去啊 緊緊擁抱

可以擁抱你 再一次也好 我愛你 聽你再說一次也好 像每次爭執後的和好

當時我們多害怕彼此失去啊

緊緊擁抱

曾經失去的又回來了

那年我們各買了同款同色的球鞋.
多年以後, 我的球鞋已經磨破底, 靜靜地躺在一旁.
於某次的搬家中遺失, 不知道流落何方.
但是在某日早晨上班前, 卻又在鞋櫃中發現他的蹤影.
那三公分見方的洞, 就大剌剌地在我眼前. 鞋子回來了.

再度靜靜地躺在一旁, 或許哪天它會恢復健康陪我上街.

乾杯

大家舉杯, 想著”要為啥乾杯呢?”理由.
八月了… 有人如是說.
那天樂透五億五千萬沒有人中獎, 不過倒是有人中了特別號.

乾完杯, 再來一杯吧~
好久好久沒有一起喝一杯了吧?!想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