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月

兩個月過去, 仍處在寂寞的狀況.
巨大的變動開始懷疑自己面對狀況時的處理能力.
抗壓性, 人生中有多少機會可以在兩個月內遇到
工作, 交通事故, 醫院急診開刀等事情?
心情很糟, 卻找不到出口.
後陽台上充滿淚水的眼框, 不再壓抑. 單純的生理性發洩.

點根菸, 深呼吸, 繼續裝堅強.

學著不去意識到, 原來心中缺了這麼一塊, 一個可以想讓
自己任性的擁抱.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