訃與記

十多小時之前,大學同學透過 MSN 告知另一位同學陳勇邑(1977~2008)已經過逝。我們當過一年的同學,不過以他開朗好交朋友的個性,與不少同學成了很好的朋友,連大一同宿舍的日文系都跟他很熟。

後來他去唸成大環工,接著唸台大職衛所,還申請到史丹佛…最後他沒去成,嗯…

咕狗他的名字可以找到一些朋友與同學對他的懷念與紀錄等:

『你走了,但你會被記得。』


依稀回想起大一時某晚,一位同學因警察酒駕肇事而死亡。
你們一個留在十八歲,一個留在卅歲;你們的時空就永遠停留著在那最燦爛的時光。
留在這裡的我們,深造、工作、結婚生子…繼續在人生的道路上前進著。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