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 年的某個週五,札記

週五前一晚,將預定使用的西裝送乾洗,結果褲子送錯件,幸好老妹 Jo 隔天幫我加送。把該洗的外套丟進洗衣機洗,把很久沒穿過的襯衫丟進洗衣機洗,晾好。

週五早上,找出很久沒穿的大衣,想說前一天天氣還不錯,今天應該還好…後來證明天氣又變成溼冷,真窘。去早餐店,老闆娘眼尖看到這件,馬上問多少錢?呃…不是很記得,好幾千的樣子。被她稱讚穿起來很好看,心情不錯。關於這大衣,koyo koshino 灰色連帽 made in h.k.,整個看起來毛茸茸,老闆娘誤以為洗壞,其實它的材質就是這樣啦!我都送乾洗。大約七八年前逢甲商圈入手。

工作上遇到個鬼問題,解法很令人不解,總之下午三四點左右就把進度完成。注意到辦公室的人都一副輕鬆樣,原來是一年一度的年終舞會,難怪已經有人收拾東西準備回家打扮。這時想到我們公司啊~嗯…不勝唏噓…噗!

車很髒,停車場隔壁的工地和溼溼又不下大雨是元兇,開去給洗車店老闆幫忙處理,他也很驚訝連擋風玻璃都會有一粒粒像漆還是啥的髒東西。雖然天氣下著比毛毛還細的雨,車子還是要洗,下個禮拜要出車。

用完晚餐出門去看牙醫生,這次預約提早半小時,結果等著進停車場就將近廿分鐘。幸好早有心理準備,提早出門。通常都會在進診所前先去全家裏頭的 ATM 領錢,這次也一如往常插卡、按密碼、按金額等錢吐出來。邊操作邊覺得不對勁,耶!變成觸控式螢幕!?耶!?變成國泰世華?阿咧!我會在這裡領就是因為它本來是華南啊!不過錢都已經吐出來給我,把單子印出來看看,嗯…原來手續費是六塊啊!

換完塑膠環,又照了一堆相片,醫生說沒照過,不是九月份才照過?Anyway,  還是左拍右拍上拍下拍那些牙齒們,也正面側面四十五度拍了臉,覺得自己其實不上相…等整個過程做完一定要跟牙醫生 co 檔案回來好好笑一笑。

繞去屈臣氏,老妹給的臉部乳液用完想補貨,不過老妹沒一起來,這種東西我就不是很懂。貨架前駐足好一會兒,看到它自有品牌的保溼乳液,嗯…雖然有男性保養品的通俗味道,不過試看看也未嘗不可。順手帶了條牙膏與一隻新牙刷。

經過賣運動鞋的店,好像高中以後在台北買布鞋都是在這兒買。雖然說上次跟老妹去逛大潤發也有晃了一下 Nike 的零碼暢貨中心,總覺得老地方好。一般的運動用品店,一家人經營,主要是賣運動鞋,客層就是附近學校的學生與社區人士,所以價錢也不會太貴,店外頭還掛著某幾個品牌九百九的紅布條。晃了一下,沒想到現在鞋子這麼便宜,拎了一雙新鞋回家,不過六百九。

2007 年的某個週五,札記 有 “ 2 則迴響 ”

  1. To Rins,
    老闆娘還好啦!就是那種熱情的台灣老闆娘咪~至於感覺起來很注意我…那是因為都寫老闆娘跟我啊!老闆娘跟其他人的對話我沒寫過,嗯~有機會可以注意一下早餐店其他人的互動。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