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ALDI Funebre

1997年,韋瓦第喪禮/東海大學銘賢堂(編劇、導演、燈光、音效)
VIVALDI_Funebre
好像很遠很遠的日子~仔細算算那一整年玩了六齣戲。
四年裏面,前前後後在代面玩了十四齣…
現在只能看照片、劇本、cue表和宣傳單檔案回憶過去…*煙*


韋瓦第喪禮 (VIVALDI Funebre)

一、開始
(大幕沒有打開,燈仍然是暗的,OS播到一半被卡掉。)
廣播OS:
亭:嗨!各位IM99.6頻道的聽眾們,歡迎再度收聽每週末凌晨『音樂世界』節目。我是主持人Kirin,今天我們的主題是偉大的小提琴協奏曲,為您介紹義大利紅髮神父韋瓦第最膾炙人口的名曲『四季』;還有沉靜優雅的『喪禮協奏曲』。
亭:另外為您介紹這位今天為我們現場演奏的小提琴家,他是現今在古典音樂界被稱為『小提琴之神』的華裔美人-馬爾林先生,馬爾林先生你好!
馬:主持人你好!各位收音機前的觀眾們你們好!
亭:歡迎來到『音樂世界』這個節目,這次你世界巡迴演出到台灣,除了在國際會議廳的兩場演奏外,還有什麼計劃嗎?
馬:嗯……我這次巡迴走過了歐洲以及美洲,行程一路緊湊。這次來到台灣,打算多停留個三到四天,看看台灣美麗的風景,正好可以輕鬆一下。
亭:另外一個問題,想請問你對今晚在本節目中演奏韋瓦第『四季』小提琴協奏曲中的『夏』與『冬』有哪些詮釋?……

二、對抗
(大幕升起、燈亮,一段的『冬』第三樂章之後,掌聲響起,燈變微暗。馬爾林過了一會自右舞台入場,肩膀上扛著拖把,走到左舞台邊,倏地放下拖把,開始拖地,此時『冬』第三樂章的音樂隨之響起,馬爾林於是隨著音樂律動,但是拖著拖著,他想要反抗這股力量,逼著他律動的協奏曲,但是樂曲卻隨著他的反抗快了起來,馬爾林因此越拖越慢,但是他不想放棄,這麼一來一往,最後馬爾林被打敗了,丟下拖把,從舞台左方走下,扛出馬爾林人像,再度下場,燈暗。)

三、批判
OS:
讀:馬爾林先生從小就對小提琴情有獨鍾……
馬:這麼多年,好累……
讀:不過嘛……群眾是盲目的,花那麼多錢就只是要看一個人?
馬:一段一段不停的重複,一次一次地麻痺……
讀:他那麼有名一定賺不少……
馬:通常,擁有財富的人同時也擁有了孤獨……
讀:聽說藝術家都是……怪怪的……
馬:我只想好好拖個地,老天!你為什麼不放過我?
讀:扭開收音機,繼續聽吧,反正不花錢的……

四、演奏
(燈亮,舞台上只有馬爾林的人像,此時協奏曲『夏』第三樂章入。結束後,掌聲響起,音效淡出,燈微暗。)

五、結束
(不久,燈大亮,馬爾林自舞台右方上,撿起拖把繼續拖地,拖啊拖,拖到人想前面,看到他自己的人像,愣了一下繼續拖,一會,突然想起什麼,快步自舞台左邊下場,此時OS出,燈漸暗,放拖把後再度上場,扛起人像,自舞台右邊下場,燈暗。)
OS:
馬:我想利用今晚的機會,詮釋出巴洛克時期音樂的華麗,並且點出夏季暴風雨的激烈、冬天的寒冷、北風與南風激烈的戰爭;而喪禮同樣是韋瓦第之作,但是並沒有巴洛克時期的華麗雕琢。我想這就是我今晚主要的詮釋重點。
亭:謝謝你的回答,現在我們就來欣賞馬爾林的演出。

六、謝幕
(燈再度亮起,音樂是『喪禮協奏曲』,馬爾林戴著墨鏡,雙手向外平舉,從右上舞台、上中舞台、左上舞台、左中舞台、右下舞台、下中舞台、右下舞台、右中舞台……隨著一拍一拍,做著一步一步往前的動作,最後走到舞台中央,面對觀眾,然後走向前去,謝幕,音樂漸出,燈漸暗。)


VIVALDI Funebre


以下是貼在大度山 BBS 的宣傳稿,現在看一整個 囧rz

韋瓦第喪禮
代面劇坊–藝術週發表
四季小提琴協奏曲
喪禮協奏曲
一個….感覺..的戲
12/28…晚上..的銘賢堂

%d bloggers like this: